江陰萬(wàn)達清潔服務(wù)有限公司專(zhuān)業(yè):江陰保潔公司,江陰外墻清洗公司

設為主頁(yè) | 加入收藏
江陰保潔公司聯(lián)系方式
行業(yè)新聞 更多>>
新聞中心 更多>>
武宣縣思靈鄉舉辦保潔員勞動(dòng)...
地鐵垃圾桶須受監控保潔員一...
保潔員住在玉蘭新村垃圾房 ...
保潔員獲工傷認定要求賠償 ...
濟寧河道保潔:河道美容師 ...
8年攢下的彩禮丟了 民警幫...
沂源提高山區公路保潔水平
玉林玉博會(huì )保潔員:“不能逛...
桂林華僑旅游經(jīng)濟區召開(kāi)保潔...
沈陽(yáng)30條精品街路將實(shí)行2...
七道灣街道50名保潔員清理...
佛山工人高空作業(yè)摔傷獲賠1...
長(cháng)沙擬規范建筑垃圾收運 強...
環(huán)衛工用雨衣為出車(chē)禍路人遮...
水污染形勢嚴峻 “癌癥村”...

保潔員獲工傷認定要求賠償 發(fā)現南昌凈爾家保潔公司已注銷(xiāo)


作者: 發(fā)布于:2014/1/8 10:45:12 點(diǎn)擊量: 關(guān)鍵詞:江陰保潔公司 江陰外墻清洗

 來(lái)自余干縣的吳桂蓮一家,今年的春節或許仍然要在悲傷的氛圍里度過(guò)。

 
  “自從截肢后,我到現在還沒(méi)適應過(guò)來(lái),連家里的活都干不了。”這位看似有點(diǎn)絕望的女人,心里藏著(zhù)對丈夫和兒子深深的愧疚。因工傷致殘而高筑的債臺,正壓迫著(zhù)這個(gè)貧困的家庭。但讓吳桂蓮更絕望的是,當工傷認定和傷殘等級鑒定下來(lái)后,卻發(fā)現所在的用人單位南昌市凈爾家保潔服務(wù)有限公司(簡(jiǎn)稱(chēng)南昌凈爾家保潔公司)已注銷(xiāo),老板避而不見(jiàn)無(wú)處索賠。
 
  律師指出,公司注銷(xiāo)并不能逃避應承擔的法律責任。公司注銷(xiāo)后,工傷職工可以找清算組要求承擔相應賠償責任;如果未經(jīng)清算,則可以向有限責任公司的股東、股份有限公司的董事和控股股東以及公司的實(shí)際控制人主張賠償責任。
 
 
保潔公司注銷(xiāo),讓吳桂蓮的工傷賠償之路走得異常艱辛
 
  保潔員工作期間摔傷無(wú)奈截肢
 
  今年才48歲的吳桂蓮,至今還未適應獨腿生活。她說(shuō),她還很清楚地記得,2011年2月,在老鄉的介紹下,一起到南昌寶葫蘆農莊從事保潔員的工作,每月工資1300元,那時(shí)的生活充滿(mǎn)了希望。
 
  吳桂蓮說(shuō),不過(guò)現在想來(lái),當初沒(méi)有簽訂任何的勞動(dòng)協(xié)議,也沒(méi)有任何勞動(dòng)保障方面的意識。
 
  “每天,南昌凈爾家保潔公司都派車(chē)來(lái)長(cháng)春村,接我們去寶葫蘆農莊干活,下班后也是坐他們的車(chē)回來(lái)。我們的工作就是負責寶葫蘆農莊的道路、廣場(chǎng)、花壇綠地等處的保潔工作。”吳桂蓮說(shuō),直到自己發(fā)生工傷事故,她都沒(méi)有厘清自己的勞動(dòng)關(guān)系。
 
  2012年4月2日上午,吳桂蓮在工作期間發(fā)生了意外。她當時(shí)想去衛生間,在經(jīng)過(guò)沒(méi)有護欄的斜坡時(shí),腳下一滑摔倒了。摔倒后,吳桂蓮沒(méi)有辦法立即爬起來(lái),明顯感覺(jué)到左腿很痛。
 
  “當時(shí)老板和其他同事看到后,立即跑過(guò)來(lái)將我送到了醫院。”吳桂蓮說(shuō),送到醫院后,南昌凈爾家保潔公司的老板魏先生當時(shí)還支付了3000元醫藥費。
 
  經(jīng)檢查,吳桂蓮被認定為左股骨下段骨折,醫院做好了手術(shù)計劃。
 
  “原本以為只是簡(jiǎn)單的骨折,也不會(huì )花多少錢(qián),但結果卻出乎意料。”吳桂蓮的兒子至今無(wú)法忘記當時(shí)醫生的表情。2012年4月5日,原本是醫院為吳桂蓮做骨折復位內固定術(shù)手術(shù)的日子,但該手術(shù)并未進(jìn)行。醫生說(shuō)明了原因,他母親可能患有惡性纖維組織細胞瘤。最終,醫院經(jīng)過(guò)檢查確診,左股骨中下段病灶為多形性惡性纖維組織細胞瘤。
 
  由于經(jīng)濟窘迫,綜合考慮下,醫生建議截肢。2012年4月13日,吳桂蓮在醫院做了截肢手術(shù),從此就再也無(wú)法離開(kāi)拐杖了。
 
  勞動(dòng)關(guān)系“復雜”維權走了彎路
 
  “保守治療更沒(méi)有錢(qián),現在全家因這條腿借了親戚朋友10多萬(wàn)元。”吳桂蓮說(shuō),畢竟自己是在工作時(shí)間工作場(chǎng)所摔傷的,按理單位也要承擔一些醫藥費。
 
  “但老板見(jiàn)情況如此嚴重,一分錢(qián)都不肯再付了。”吳桂蓮的兒子說(shuō),魏先生稱(chēng)自己是小公司,承擔不起這個(gè)費用,建議他們去找寶葫蘆農莊賠償,但寶葫蘆農莊答復稱(chēng)此事與他們無(wú)關(guān)。
 
  “保潔公司老板不僅不支付醫藥費,兒子和丈夫去找他要錢(qián),都是被罵回來(lái)的。”吳桂蓮說(shuō),在近乎無(wú)望的情況下,她不得不選擇通過(guò)法律途徑來(lái)維權。
 
  “我們告寶葫蘆農莊勞動(dòng)糾紛案最終敗訴了,才知道走了多少彎路。”吳桂蓮的兒子說(shuō),當時(shí)沒(méi)有簽訂勞動(dòng)合同,母親僅有勞動(dòng)憑證也就是寶葫蘆農莊的工作牌,但在法院審理過(guò)程中,才逐漸弄明白其中的“關(guān)系”。
 
  根據吳桂蓮向新法制報記者提供的判決書(shū)顯示,南昌凈爾家保潔公司系獨立法人,其承包了寶葫蘆農莊的保潔業(yè)務(wù),吳桂蓮是南昌凈爾家保潔公司派駐寶葫蘆農莊的保潔員,其工資由南昌凈爾家保潔公司發(fā)放。雖然吳桂蓮的工作地點(diǎn)在寶葫蘆農莊,但雙方并未形成勞動(dòng)合同關(guān)系,也不存在事實(shí)勞動(dòng)關(guān)系。
 
  認定工傷后用人單位避而不見(jiàn)
 
  也正是之前的彎路,讓吳桂蓮一家明白了該如何維權。吳桂蓮的兒子開(kāi)始向人保部門(mén)申請,重新確認與南昌凈爾家保潔公司的勞動(dòng)關(guān)系并進(jìn)行工傷認定。
 
  2013年4月,南昌市人保部門(mén)介入調查此事,并于8月15日出具了《工傷認定書(shū)》,認定吳桂蓮受傷符合《工傷保險條例》第十四條第一款規定,系因工受傷,予以認定。
 
  2013年9月24日,南昌市勞動(dòng)能力鑒定委員會(huì )向南昌凈爾家保潔公司發(fā)出了《勞動(dòng)能力鑒定結論通知書(shū)》,鑒定吳桂蓮為九級傷殘。
 
  “由于凈爾家保潔公司不配合,工傷認定都是個(gè)人申請的。工傷認定結論下來(lái)后,他們也未接收認定書(shū)。”吳桂蓮的兒子說(shuō),他曾與人保部門(mén)的工作人員一同前往南昌凈爾家保潔公司登記的地址找人,但對方就是避而不見(jiàn),因此,工傷認定書(shū)人保部門(mén)也只能通過(guò)公告的形式送達。
 
  保潔公司已注銷(xiāo)維權再陷困境
 
  對于保潔公司老板避而不見(jiàn)的態(tài)度,很多人寬慰吳桂蓮說(shuō):“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廟。”吳桂蓮隨后向江西志龍律師事務(wù)所王惠律師尋求法律援助。
 
  王惠介入調查后發(fā)現,2012年11月15日,南昌凈爾家保潔公司已在工商部門(mén)注銷(xiāo)登記。
 
  “直到去年11月,跟我母親一起做事的老鄉,還在南昌凈爾家保潔公司結算了工資。”吳桂蓮的兒子說(shuō),也正是他們一直都在做事,所以也不知道南昌凈爾家保潔公司已注銷(xiāo)。
 
  根據從工商部門(mén)獲取的材
 
  料得知,南昌凈爾家保潔公司于2012年9月28日在南昌某媒體上刊登了注銷(xiāo)公告,并在《南昌市凈爾家保潔服務(wù)有限公司注銷(xiāo)清算報告》中注明了清算結果無(wú)任何債權債務(wù),其中清算內容包括職工工資、社會(huì )保險和法定補償金等項目。
 
  但吳桂蓮說(shuō),摔傷后,公司還扣發(fā)了她一個(gè)月的工資沒(méi)發(fā),工傷賠償也沒(méi)結果就把公司注銷(xiāo)了,感覺(jué)這事很蹊蹺。
 
  就此事,記者通過(guò)電話(huà)向南昌凈爾家保潔公司法人代表魏先生進(jìn)行采訪(fǎng)。對于吳桂蓮工傷一事,魏先生在電話(huà)中強調:“我們已經(jīng)不做這個(gè)了,我們有律師的,直接找律師吧,跟我們沒(méi)有關(guān)系。”但記者想再詢(xún)問(wèn)律師聯(lián)系方式時(shí),對方就掛了電話(huà),此后再撥打他的電話(huà)都是被拒接。
 
  ■律師 公司注銷(xiāo)不能逃避法律責任
 
  廣東(深圳)穗江律師事務(wù)所律師李春華接受采訪(fǎng)時(shí)指出,公司注銷(xiāo)并不能逃避應承擔的法律責任。根據《勞動(dòng)法》、《工傷保險條例》、《公司法》等的相關(guān)規定,勞動(dòng)者因工傷殘,依法享受社會(huì )保險待遇。用人單位未參加工傷保險,其間其職工發(fā)生工傷的,由該用人單位按照《工傷保險條例》規定的工傷保險待遇項目和標準支付費用。用人單位已經(jīng)解散的,應當由清算組清算時(shí)支付。清算組在清算過(guò)程中,明知公司職工構成工傷并正在進(jìn)行工傷等級鑒定,卻未考慮其工傷等級鑒定后的待遇給付問(wèn)題,或者對職工的工傷事實(shí)未能及時(shí)查知,給工傷職工的利益造成重大損害的,應當依照我國《公司法》第一百九十條“清算組成員因故意或者重大過(guò)失給公司或者債權人造成損失的,應當承擔賠償責任”的規定,承擔職工的工傷保險待遇責任。
 
  另外,《最高人民法院關(guān)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公司法>若干問(wèn)題的規定(二)》第二十條也明確規定,公司解散應當在依法清算完畢后,申請辦理注銷(xiāo)登記。公司未經(jīng)清算即辦理注銷(xiāo)登記,導致公司無(wú)法進(jìn)行清算,債權人主張有限責任公司的股東、股份有限公司的董事和控股股東,以及公司的實(shí)際控制人對公司債務(wù)承擔清償責任的,人民法院應依法予以支持。因此,工傷職工可以找清算組要求承擔相應賠償責任;如果未經(jīng)清算,則可以向有限責任公司的股東、股份有限公司的董事和控股股東以及公司的實(shí)際控制人主張賠償責任。
 
  “吳桂蓮工傷事故由于各種原因維權顯得異常艱難。”王惠說(shuō),她幫助吳桂蓮一方面向新建縣人民法院提起侵權訴訟,要求寶葫蘆農莊承擔侵權賠償責任;同時(shí)向青山湖區勞動(dòng)人事?tīng)幾h仲裁委員會(huì )提起仲裁,因南昌凈爾家保潔公司涉嫌惡意注銷(xiāo),只能以南昌凈爾家保潔公司及該公司兩名股東提起非法用工賠償請求。目前,吳桂蓮的維權仍在艱難開(kāi)展中。

TAG:
{aspcms:comment}
本程序由 江陰市萬(wàn)達清潔服務(wù)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http://www.yqcx.com.cn  電話(huà):0510-88065511  手機:13815132022
地址:江陰市香葉路131號  本站關(guān)鍵詞:江陰保潔公司 網(wǎng)站地圖 備案號:蘇ICP備2022009488號